电影花木兰语言文化下人物认知探析

语言是文化的映射,是思维习惯的反映。尤其是视觉文化时代接受度最为广泛的影视语言,更是用来表情达意、交流思想的方式。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以及各国思维形式、语言表达方式的不同,木兰从军的故事在民族叙事与国际视野中的再现产生巨大的差异。本文从文本语言的角度出发,探讨中西方文化视野下的人物认知。

一、家族荣耀与情感生活

中国的语言环境是注重整体的,一个人出生于家庭,死后也要落叶归根、回归家庭。所以在中国家庭生长的人,他是家庭链条的一环,言行举止代表的是整个家族的道德品质。在社会中,作为个体的他们在语言和行为上都需要对整个家族负责,尽可能促使社会相对稳定。迪士尼版《花木兰》关注到了中国根深蒂固的家族意识。花木兰房顶赶鸡的行为引起了父亲和母亲的一次家庭谈话。从母亲的视角来看,“女儿通过婚姻带来荣耀,女人嫁得好才能光宗耀祖”。相亲失败之后媒婆当众指责花家:“真替花家丢脸,他们没有抚养好女儿。”当征兵令降临这个家庭,腿脚不便的花周即使年迈残疾,但是仍然义无反顾接下了帝令。“我是父亲,我只有在战场才能为家人带来荣耀;你是女儿,要清楚你的位置。”家族荣耀是父亲出战的主要原因。在宣布军中纪律的时候,同样将个人放置在集体之中进行规约,指出逃跑的行为不仅个人丢脸,更是“为家人丢脸,为你的村庄丢脸,为你的国家丢脸”。在西方的思维意识中,中国式家庭是注重家族荣耀的,人物的一切行动都是在家族荣耀的驱使下完成的。花家把凤凰奉为尊贵的祖先,请求她庇护族人,指引木兰在迷途中找到方向。凤凰涅槃的故事正是一代家族永生不灭,辉煌长存的象征。但是迪士尼对东方文化的解读仍然是想象性的,木兰出征的背后虽然有对长辈的孝、对国家的忠,但她永远是一个女儿身,有着中国女子的闺阁生活与儿女情长。中国人追求的和谐统一,还包含着家国意识与个人生活的协调。所以在中国影视叙事中,战争并不是单独存在的,而是与生活、与爱情相互调剂的。在赵薇版的《花木兰》中,爱情的宣言为残酷的战争增添了一点柔情。“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,因为我在水里。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,因为你在我心里”。正体现了中国文化叙事中的爱情因素。相比于刘亦菲版的木兰为家族而战,赵薇版的木兰更像是为爱情而战。尸横遍野,那些带血的军牌在逐渐消磨她对战场的热情,对生活的希望。木兰对残酷的战争的厌恶,对战场生活的迷惘,对爱情生活的向往,使得这个人物身上兼具男子的刚烈与女子的柔和。相比之下,诗歌中的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富有浪漫主义色彩,而在迪士尼的电影版本倾向于功利主义色彩,赵薇版的更具有现实主义情怀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资源下载此资源下载价格为0.99积分立即购买,VIP免费
资源下载
下载价格0.99 积分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elunwen.com/251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~~~

0

评论0

疫情期间优惠活动!原599元包年VIP,现399元;原1599元终身VIP,现999元。随着资源不断增多,随时提价!立即查看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